<nav id="yu44o"></nav>
  • 駱建華:碳中和愿景下產業新勢力

    慧聰水工業網 2021-07-01 10:13 來源: 全聯環境商會

    6月18日,環境商會第十八期總裁圓桌會議在北京召開。會議圍繞“碳中和愿景下環境產業新勢力”主題展開深入探討。會上,環境商會副會長兼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作《碳中和愿景下產業新勢力》主題分享。駱建華指出,實現“碳達峰·碳中和”是一場硬仗,也是一場大考。需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、存量與增量、減排與碳匯三重關系,抓住電力、工業和交通運輸等關鍵領域,建立好兩大碳市場與電力市場。

    駱建華:碳中和愿景下產業新勢力

     ▲駱建華

    碳達峰、碳中和,作為今年最大的熱點之一,在備受熱議的同時,也成為了資本市場最熱的概念。與碳中和相關的并不僅僅是“節能減排”,幾乎各行各業都受到了相應影響,其影響之深遠,可以說是“重塑中國經濟格局”。

    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是一場硬仗

    當前,碳博弈已經成為各個經濟體之間博弈的戰場。

    數據顯示,1850年以來,地球氣溫已經升高了約1.2度,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話,預計到2050年將升高到1.5-3度,到2100年可能升高4~8度。當前,人類排放的溫室氣體對氣溫升高起了加速作用,全球每年向大氣中排放的溫室氣體大約510億噸,而且總體上一直呈上升趨勢,其中二氧化碳370億噸。

    按照2015年達成的《巴黎協定》,希望全球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升高幅度控制在2℃之內,并進一步嘗試使升溫幅度低于1.5℃。這個目標,意味著2030年全球排放需在當前基礎上下降50%,同時要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。

    為了響應巴黎協定,歐盟提出,到2030年,溫室氣體排放比1990年下降50%~55%;到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的凈零排放,經濟增長與資源使用脫鉤;新任美國總統拜登也表示,將遵守巴黎協定的時間安排,在2050年進行全美的凈零排放。這給國際社會,尤其給我國帶來了很大的挑戰。

    對我國來說,碳達峰、碳中和是一場硬仗,也是一場大考。但我國已經用40年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跡,每年的經濟增長都領跑全球,未來的40年,我們能不能從一個碳排放的高峰達到凈零排放,也是創造綠色奇跡的過程。

    氣候變化,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核心議題,誰主動應對,誰就占領道義高點,贏得全球影響力。碳中和,是未來二、三十年大國博弈的新焦點,誰率先實現,誰就占據主導地位,贏得全球領導力。零碳經濟,是未來經濟發展的新風口,誰占領潮頭,誰就拿到通向未來的鑰匙。

    改革開放40年,中國實現了快速工業化。由于能源結構和經濟結構,我國的碳排放量遙遙領先。我國能源消費中,煤炭占主導地位,其次是石油和天然氣;從經濟結構來說,電力、工業、交通運輸,都是碳排放大戶。在我國人均GDP水平不高的情況下,經濟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,對能源的需求還是巨大的。

    全世界約有54個國家實現了碳達峰,其排放總量占到了全球排放的36%左右。從實現碳達峰到實現碳中和,歐美發達國家基本都經歷了50年到70年。當前,我國碳排放占了全球排放的28.8%,是美國、歐盟、日本、太平洋洲之和,導致我國承受了較大的壓力。按照計劃,我國將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、2060年實現碳中和,目標期限僅為30年,再考慮到中國現有以高碳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、超100億噸的年碳排放量、高耗能產業去產能化的艱巨任務等現實情況,我國經濟發展的能源增長需求與減排降碳壓力將同時存在。

    不過,和西方國家相比,我國能在工業化過程中就提出碳達峰、碳中和,十分難得。歐洲國家是在人均GDP約2萬美金的時候實現碳拐點的,日本和美國是在4-5萬美金時碳達峰,而我國剛達到1萬美金。經濟還有一個高增長的空間,能源的消費需求也要增長。

    從城市化率來看,歐美國家碳達峰城市化率已經超過70%,我國城市化率是60%,意味著未來仍面臨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,這對碳排放也是有挑戰的。

    從產業結構來說,由于工業是碳排放的主要來源,歐美國家碳達峰的時候,第二產業已經下降到27%以下。我國是制造大國,工業增加值占比很高。

    從能源結構看,各國在實現碳達峰時,煤炭消費也同時達峰。而我國2020年煤炭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為56.8%,總體的煤炭消耗量仍然是在增長的狀態。

    如何實現30/60目標?

    處理好三個關系,抓好三個關鍵,建立好兩個市場

    時間緊任務重,怎樣完成既定目標,成了全世界關注的話題。

    關鍵在于處理好三個關系,即政府與市場,存量和增量,減排與碳匯。碳中和投資是百萬億級的,這么大的投資需求之下,要刺激投資,需要建立市場機制和商業模式,其核心和關鍵就是碳價格的問題。

    碳價格的制定無非是兩種做法,一是通過市場交易來定價,二是通過碳稅來定價。當前,我國已經有了7個交易所,但在沒有二氧化碳總量控制的情況下,很難形成真實的碳價格。未來,如何發現碳價格,是中國要深入探討的問題。建議做好頂層設計,建立全國統一、有效的碳市場。

    從存量和增量來看,存量方面,我國有近50億噸的標煤的能源消費量,100億噸二氧化碳的排放量,人均能源消費大概是3.5噸標煤。而歐盟和日本人均能源消費約是4.8-5.2噸標煤。如果按照我國人均能源消費未來預計5噸標煤計,且能源結構不變的前提下,未來十年我國14億人將消耗70億噸標煤,其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點將達到140億噸。這顯然是一個不合理的預期。因此,將來要有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增量,控制好煤炭消費。對于存量的消化問題,未來可以大力發展核電,我國現在核電的存量不到5000萬千瓦,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

    從減排與碳匯來看,到2060年碳中和,不等于我國煤炭不再消費,比如煤電廠還起到調峰和應急的功能,排放的二氧化碳就要靠碳捕捉和碳匯。

    除了處理好三個關系,同時要抓好三個關鍵領域,即電力、工業和交通運輸。因為在我國經濟結構中,電力占比51.4%,工業占比27.9%,交通占比9.7%。

    還要建立好兩個市場,尤其是碳市場和電力市場,我國的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都可以實現。

    30/60目標給環境產業帶來什么

    目前我國水污染防治、環境監測領域的企業數量占比較高,收入和利潤主要集中在水污染防治領域,其次為固廢處置與資源化利用領域。

    環境產業目前仍面臨著企業規模偏小,產業集中度低的情況。民營企業遭遇瓶頸,國有企業并購加劇。產業鏈不斷延伸,末端治理接近天花板,產業亟待重置。30/60目標的提出,為環境產業帶來了由末端治理轉向源頭控制和過程控制、由單因子控制轉向多因子協同控制、由常規污染物轉向特殊污染物控制的產業形態新變化。將來,還要進行產業鏈接——環境產業和低碳產業鏈接,環境產業和新能源產業鏈接,零碳技術和金融資本鏈接。

    通過改革開放,40年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跡。未來40年,相信中國也能夠通過碳中和,來創造一個綠色奇跡。


    免責聲明: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歡迎轉載,注明出處。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宝贝错一题C一次,口述女人与拘猛交 过程,我的下面被你添得好爽视频
    <nav id="yu44o"></nav>